环海南骑行|我们的远方,在更远的地方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9-01-12 16:05:06


寒假环海南骑行


文/邵逸雯

图/2018年环海南骑行队

编辑/远小协

拖了很久,终于打开文档敲下这篇文章的第一个字,不是我不愿意回忆这段旅程,而是故事太多,实在不知道从何说起,路上的每一天都是惊喜,走过的每一路都有故事。所以我想了很久,决定就以最不娇柔做作甚至是像流水账的方式去记录回忆,承载这满满的,我们的星辰大海啊。


我想从,这个故事最早的地方开始讲起。


  

一直以来我都是一个讨厌一成不变的孩子,向往生活中所有的不确定因素,然而长途旅行最吸引人的地方也在这里,每天遇见不一样的风景,不一样的人,你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而骑行,又是一次对身体和意志力的磨练,感受什么叫做身体在地狱,而眼睛却在天堂。知道了外面的世界和自己生活了多年的故土究竟有何相似,有何不同,知道如何用骑行的方式,去感知这个未知的世界,去经历那些未曾经历过的风景。


其实这次的海南之行也是挣扎很久之后做出的决定,原本给自己定下的目标是暑假进藏,虽然对未知旅途充满向往,但想来寒假时间本来就不多,还是多陪陪家人为好。妈妈的支持是我没有想到的,即使出发当天江苏大雪封路,除了对我的担心,妈妈并没有过多的阻拦。



出发!


我们的海南岛!

队长:打扰了低调狼小明(明瑞杰)
队医:台球打的超帅的分析狼狗崔(崔济开)
领骑:带人飙车反被超的俊哥(李文俊)
队员:我不是欧文算了算了鸽韬(郭韬)
     打扰了假舞王狗坤(徐坤)
     我是一匹好人尴尬狼(付吉烨)
     慢动作浑身是戏精狼(邵逸雯)
     执着的暴民查杀钱王二人组(王鄯屹陈宇昂)
     我不是什么阿政的饼(吴学兵谢哲政)
     精致男孩小辰辰(戴其辰)
     绝不挂二档破风义(马俊义)
     会点菜的有感情的杀手李师傅(李燕羽)
     侯老师您说的都对(侯勃羽)
     大明湖这边的紫薇(姜紫薇)
     领队未来女友(余思宇)
     从沙漠回来的今西(张亦茗)
     话不多先生王同学(王定宇)


 

来到武昌站见到队员们的那一刻,有喝过酒嗨过夜的故交,也有初次见面的新面孔,好像我是应该激动的,前路未知你不知道明天这个时候从遥远海面上吹到你脸上的风是什么味道的,也不知道我们会在那个几千公里外的地方发生什么故事。可一起背上背包跨上火车的样子,又像是互相已经认识了好久。



在路上


从火车到汽车,从轮渡到大巴,当我从各个窗口眺望海口这个城市,椰风海韵,路旁高耸又稍显慵懒的椰子树,轮船电驴和谐又美好,空气湿湿的,雨似落不落,我说不出这个城市这个海岛和我们生活地方具体的不同,但是一切又是那么的富有秩序,连马路车牌上面的那个“琼”字我都觉得可爱极了。


  出发前一晚,我们各自检查着自己的装备,把衣服用品一件一件往驮包里塞,在此之前我虽然有过体能训练,但是负重骑行特别是长途我心里还是没底。所以出发当时蹬着二九把位前几下,我是真的扎心了,好在很快适应过来。在海南并不温暖冬日的某一天里,街上出现一大堆的骑行队伍,无论买菜大妈还是上班的大叔,我想一定会忍不住多看两眼的。第一天队伍里就爆了两条胎是我没有想到的,我更没有想到的是出发十二公里后领队告诉我们走错了路,如果可以添表情,我一定要来一个手动滑稽。


 

中午之前我们就出了海口市,因为下雨路面潮湿,泥土变成泥水飞溅到车上驮包上衣服上,当然还有我的脸上,眼镜上先是布满雾气和水珠看不清路,只能支撑着架低鼻梁翻着白眼看路,又泼上了泥水,休息的时候先吐掉嘴里的泥擦把脸互相看一眼衣服和包,笑得合不拢嘴。路上偶遇了一大片的菠萝田,漫山遍野的那种,想合影一不小心就变成了大部队拍照比骚大会,我看着现在桌面上自己在菠萝地里伸手比耶的背影恍然,那么酷,居然是我。



第一天


因为第一天路程紧张天气也不好加上走错十二公里,在到达文昌驿站将近二十公里处的地方开始,天慢慢黑了下去,清澜大桥上远远可以看见大片的椰林和海上各样的轮渡渔船。队伍里骑行经验较少的队员开始体力不支,可谁也没有抱怨。第一天晚的文昌驿站是独栋别墅着实给了我们一个大惊喜,简单休整了一下就一个个灰头土脸地出门觅食。坐着往返十块钱的渔船到海面对岸的海鲜市场吃晚饭,夜晚的海风冰凉吹得大家瑟瑟发抖,不大的渔船上你挨着我我挨着你,叫着笑着。因为海鲜过敏我不知道他们这一顿资本的海鲜大餐有多美味,可是在一旁的水果摊上我看见了十九年来没见过的神奇物种,也被鸡蛋芒这种没有水分的水果深深圈粉。吃水果吃到饱真的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如果晚上洗澡的时候没看见头上哗啦啦淌下的泥水或者第二天出发的时候不用穿着湿哒哒的衣服的话,我想这种幸福感应该可以维持的再久一些吧。



第二天


第二天一早我们连人带车上了渔船赶往对岸,到岸后一旁渔民叔叔的船上岸侧翻了,我们上了五六个男生合力将船翻回了位置,那个渔民叔叔的笑容也让这件小事成了我们路途中的小确幸。早上的海鲜市场人不多但充斥着一股鱼腥味,一碗陵水酸粉下肚身体和胃才满满苏醒过来,今天的行程并不紧张只有几十公里,但是跨上车子的一刹大家还是因为酸爽的屁股哇哇直叫。


这一天走走停停几乎都在吃,烤甘蔗有点烫,温热的汁水混着甘蔗原本的清甜口感,哈密瓜味道一般偏偏记住了卖瓜小哥那一张嚼着槟榔的血盆大口,蛋黄肉粽一个顶饱,一个偶然的机会遇见了一户种菠萝蜜的人家,阿姨热情的答应送给我们一个,那是我第一次看见生长在树上的菠萝蜜,小小的毛茸茸,因为刚采下的菠萝蜜必须放几天才能食用,阿姨又去切了一块熟透的菠萝蜜给我们吃,香气飘得很远,记忆里面这是长这么大以来吃过的最好吃的菠萝蜜了。


第二天的目的地博鳌是骑行路线上最靠近海的地方,遇见的第一片海滩在一个不起眼的路边,跨过好几个下水管道踩上细软的沙子,鞋子袜子全湿在意料之外,不过穿着洞洞鞋骑车也让我与海岛人民的生活无缝衔接了一把。



在距离博鳌驿站不远处的另一片海滩,无论是晚饭后夜幕下还是第二天晨跑看见的它,都深深烙印在记忆里,阵阵海浪拍打,汹涌波澜,又危险又刺激,那感觉像是要把你带走,带进那无边的蓝色里面。第三天大家也渐渐适应了骑行强度,早餐店很是有岛民日常的感觉,奶茶分层的奶茶,姜味浓重的鸡屎藤,还有超占肚子的糯米粑。吃饱喝足才有力气骑车。


天气虽然还是阴阴的,但至少没有再下雨,一路的景色也在镜片后变得越来越立体了。排排坐在一个水库前说想学电影剧照的样子照相,最后却因为没有摄影师全队人沦为队长自拍照的背景。下午在路边遇上了收椰子的卡车,六块钱一个批发价的椰子我们连喝带灌开了一个又一个,老椰肉厚实的口感也是记忆深刻,到兴隆驿站的最后五公里是这次行程里的惟一一次飙车,三十加的速度与激情被当天晚上温泉之行很好地缓冲。驿站老板做的菠萝炒饭早就听说了加饭操作,但是为了让旁边五道口的小哥哥们先吃上饭,总觉得有几个男生好像是没吃饱的样子。吃夜宵的时候一个五道口小哥向我们介绍了他的宠物小蜗,带一只蜗牛去旅行,总觉得蠢萌蠢萌的。



第四天——东线的最后一天


第四天是东线最后一天,也是队里大部分队员最后一天的行程,有个小坡并不太长,可爬完也没能控制得住抽搐的双腿,下坡的速度让人忘掉呼呼拍在脸上的风,在陵水市吃完两碗酸粉后,我看见了一月份的太阳,很晒的那种。袖套防晒霜头巾什么统统都掏了出来。也感谢有位队员的车突然掉链子,才能让我在经过那一大片芒果林的时候偷偷停下来买了两个塞在了背包里。新浇的柏油路在太阳下烤出了味儿,怕不是三亚对我们的迎接啊。


八十元穷游海岛也自得其乐,全员到齐的最后一把狼人杀我浑身是戏,在三亚驿站的阁楼上吃的红心火龙果可能快有脸大了,KTV合唱《再见》时心情复杂,还是没能坚持到最后一刻在酒精作用下一头瘫倒在沙发上,离别总是伤感,但对于中线八位队员来说,故事还远没有结束。



比起东线,中线的骑行体验让人很难同海岛挂钩,几乎一直穿梭在山里,爬坡再爬坡。


我说过骑车不是为了爬坡,但是骑车却无法避免爬坡,那样的绝望,那样的窒息,在无数次下一秒崩溃的感觉之后,来到山顶,完成一次自我挑战自我超越,那种由心底生出的满足感是任何东西也无法代替的。身体在地狱,而眼睛却在天堂。五指山上的景色,琼中无数的长坡,真正的热爱爬坡让人无法自拔,身体的历练,心灵的满足。


第二天老学长崔医生下坡空刹摔的有些严重,最后一天一路破风的小俊义路上发起了高烧,这些身体的痛苦是我们不愿见到的,但是他们仍旧坚持骑完所有的里程,坚毅顽强也该是海南的山和水还有伴随我们走过这些的车轮教会我们的。



落幕撒花!


只记得到海口那天天气很好,下午四点的阳光和照片上我们灿烂的笑完美的融为一体,我们整理东西归还装备,像我们刚来时那样,大家陆续离开回家,也期待下一次在路上遇见的你我他,会是什么样子呢。



骑行没有终点,我们一直在路上。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