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层滤镜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09-24 08:20:12

如今,在一线城市最适合装逼的咖啡馆里,你问刚认识的小伙伴有没有出国旅行过。


如果TA自豪地告诉你去过泰国,你大概会感到身边的空气瞬间安静了许多。眼角余光里的俊男靓女们大多会用手指优雅地捂一下嘴、悄悄咽口唾沫,然后看似不经意地拿起手边的咖啡饮上一小口,默默地转过头去。自这时起,你和你的小伙伴将不在他们的注意范围之内。


潮人们确实势利,但也不算全错。反正讨论泰国旅行就能迷倒几个小姑娘的时代在中国是一去不复返了。在很多人心里,中国人去泰国大概相当于东北人去了趟铁岭、广西人去了趟桂林,在没喝多的时候实在不应该拿出来当事儿说。



凡是到过泰国,尤其是最受国人喜爱的几个地方的人都不难理解这是为什么。


满大街的小贩大喊着“你好”;连个路边水果摊都恨不得贴上微信二维码。你拿着大众点评和百度导航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家五星评价的餐厅,结果从吧台到窗边全是用东北话和四川话高谈阔论的乡亲们。连你楼下的清洁阿姨都有一两个在泰国买了房的姐妹,有事儿没事儿拖家带口去“度假”。


我觉得一方面,这可能是因为中国大陆护照能免签和落地签的国家太少了,大多数还位置偏远:要么需要十几个小时的飞机,要么你在地球仪上指不出来位置,要么既要十几个小时飞机又指不出来位置。但泰国很明显是个巨大的例外。


另一方面,泰国的旅游业确实发达,至少第一眼会给人留下便宜又方便的印象。最后,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不知为什么,这里看起来真的很像中国。人的面孔就是最好的例子。


其实,今天的泰国人祖先确实来自于中国云南。大概在1000多年前部分泰人开始从中国西南向东南亚迁徙。


虽然经过了十个世纪,今天的泰语跟中国境内的傣族语言仍然基本相同(事实上“泰”和“傣”只是同一个词的两种不同音译而已)。


在最近这几百年里,泰国也没和中国断过联系。郑和的船队曾经穿过这片海域向着夕阳而去,明清的大批中国商船也一直把马来半岛当做去印度洋的跳板和补给站。


在东南亚林林总总的国度里,泰国是唯一一个、唯一一个没有被西方殖民的国家,因此也保持了更多的亚洲传统。



我说这些并不是想营造一种虚假的亲切感。走在曼谷或者普吉的老街上,你的确会不时看到毛笔写的汉字,但如果还没喝高,你也会发现红灯笼下面不是古老的木门,而是大理石的罗马柱。汤里虽是熟悉的粉丝,但还有大块的香茅和青柠叶。有什么地方总在提醒着你,这里不是故乡。


等再多待上几天,你就会发现:饭店里中国人多很可能是因为你只会用中文app。街上除了东北小伙,其实还有一群群身材像啤梨、晒得像龙虾一样的美国退休工人。


身边的泰国小店主看起来也不再像李连杰,而是有了穆斯塔法、斯偶阿墨倪个萨特什么的你永远记不住的名字。还有那些、那些穿着碎花长裙的当地姑娘们……


哦……等我擦一下口水…………


是这样的,前些天,朋友Roy来找我。我们聊了很久的泰国姑娘之后,Roy低下头,用很神秘的口气:“我跟你说个事儿……” 


Roy是个很帅的年轻小伙儿,个子高、收入好、还喜欢各种户外运动,基本是所有女生都没有抵抗力的那个类型。当然,女生围着他还有一个原因:大部分人都不知道他已经结婚了,跟在他身后的那个漂亮小妞就是他老婆。


这段时间,Roy正在认真考虑变成网红的可能性。做这件事儿的渠道并不多,搞怪他没有资本,卖胸他没有工具,而且好像还违法;所以Roy选择了最后一条路:折腾。


Roy的计划是这样的:我们去泰国,因为签证方便、离得近。但我们绝不能走别人走过的路,我们要租一条帆船,最好是大一点儿的,然后从普吉岛出发去流浪,在印度洋上飘荡。


我们要去无人岛、去钓鱼、潜水、去天边露营………海浪把我们带到哪里,我们就在哪里过夜……


我咽了口唾沫,打断了Roy:


“但是,海上有风还有浪……”


“风景一定很美!”


“风太大会撕破船帆,浪太大船会进水……”


“我们得记得带运动相机和无人机,拍日落。”


“浅海区可能还有渔网,万一挂上螺旋桨和龙骨,得有人……”


“还有鱼竿,海上钓鱼一定好玩儿。”


“另外船上淡水很少,不能冲凉,还没有空调和……”


“对了,相机得买防水的,不然浮潜看珊瑚的时候……”


“Roy,你在听我说话吗?”


“你觉得加上你、我,七八个人怎么样?能睡下不?”


“Roy,一张帆上百斤,如果没有熟手,我们可能连帆都升不起来。”


“那就八个人吧。”


“Roy!能睡七八个人的帆船至少要三四个卧室,这么大的船没有两三个熟手根本开不动,你能找到熟手吗?”


Roy兴奋地嗯了一声,双眼直直地看着我。吓得我嘴里一口水咕嘟一声下了肚,过了十秒钟,又咽了一口唾沫。


几个星期之后,我们一行八人坐上了香港出发的红眼航班,在把飞机都能吹摇的大风里朝着普吉蹒跚而去。


八人行里面有5个姑娘,3个男生,充分证明Roy的吸引力的同时也预示着船上肌肉力量的短缺。



第二天上午,我们在芭东海滩的酒店里醒来。酒店的餐厅是开放式的,桌子旁就是碧蓝的泳池和翠绿的棕榈树。


我整个人充满了假期刚开始时才有的那种兴奋,因为忽然意识到有理由不接电话、回邮件了,也不用再去想那几件拖了几个月还没完成的事情了。即使假期终会结束,也不会是眼前,这真是一个奇妙的感觉。


早餐之后,我和多年的旅伴、也是这次航行的大副Winnie(我认识的为数不多的大副里唯一不会游泳的)以及另外一个姑娘Yvonne一起坐上了敞篷出租,朝着普吉老镇奔去。


普吉是个椭圆形的岛屿,就像是狭长的泰国陆地落向印度洋的一滴眼泪。岛上居民仅有40万,但每年来这里的游客却有900多万,足足是居民的20多倍!


尤其是岛西侧面向印度洋的几个沙滩,更是备受游客喜爱。每天太阳一升起,大腹便便的英国大叔、睡眼惺忪的俄罗斯小伙和已经接近大闸蟹颜色的欧洲姑娘们便恨不得脱掉身上仅存的10平方厘米的衣服,翻来覆去地在沙子上烙大饼。



说实话,我至今没有搞明白沙滩假期的吸引力在哪儿。


是的,手拿一杯冰冷的鸡尾酒,躺在大个的遮阳伞下听海浪的声音的确非常惬意。但对我来说这惬意也就持续一天,如果鸡尾酒供应充足,最多两天。然后呢?真的像大叔和姑娘们一样,把剩下的时间都花在增加每块皮肤的患癌几率上吗?


而且,芭东这么知名的海滩想找惬意可能都不容易。高峰期的人流总让我想起国内的黄金周,每个人也就能勉强分到足够容身的沙子,躺下之后还要随时左顾右盼,免得被醉酒的400斤大汉一脚踩死。


反倒是沙滩后面一点儿的酒吧街(Bangla Road)更有特色一点儿。泰拳馆、脱衣舞酒吧、快餐店密密麻麻。


一到晚上,人潮如织。驾着大喇叭驮着肌肉男的皮卡大声吆喝着人们去看拳击比赛。穿得火辣的女郎们在人群里穿梭,恨不得硬生生把你拖进店里。挂着金链子的小帅哥不时凑过来,神秘地给你展示手里的成人秀照片和海报。他们身后,身着比基尼的女孩儿们正抱着高台上的钢管奋力转圈圈,不时朝你扭扭屁股。



每当这个时候,我总有同一个疑问在脑海里盘旋。为啥所有的百科书页面都告诉你普吉的主要经济支柱是乳胶、棕榈油和农产品?


难道所有人都看不见眼前这么大一个性产业吗?还是说性产业的产值都被体面地藏在“旅游收入”这一项里了?相当于常驻人口20倍的游客量啊,姑娘们也真是辛苦了……


当然,想到这些的时候,我们已经在去普吉老镇的车上了。把陆地上的一天留给老镇倒不是因为我脱离了芭东的低级趣味,而是以前确实去过好些次了,况且这次还带着两个姑娘……


我们的吉普车时而飞升、时而俯冲,穿过七弯八拐的陡峭山路,穿过郁郁葱葱的原始丛林,穿过涂成嫩黄或者淡绿的当地平房,不到一个小时便来到了另一个天地。


普吉老镇里基本上都是两三层的老房子,按照建筑风格算是中葡混合风。至于为什么在东南亚的这个角落里、印度洋的岸边会出现中国和葡萄牙混合风格的小镇,这个故事要从几百年前讲起。



大约在中国明朝的时候,在宣德皇帝做出郑和下西洋违反“皇明祖训”的决定之后不到一百年,安静了许多的东南亚洋面上又来了一批样貌奇特的访客。


葡萄牙人孟德斯·宾托( Fernão Mendes Pinto)第一次将普吉这个富含锡矿的岛屿标注在了海图上,此时的普吉的名字是Junk Ceylon。



之后的一个世纪里,荷兰人、英国人、法国人纷至沓来,争相跟普吉建立贸易关系。而开采锡矿的劳工不是别人,正是下西洋船队出发地的福建人。只不过,在故国经历了战乱和改朝换代之后,他们的身份已不是宝船上的主人,而是矿井里的劳动力。


既然是来做工,自然是男多女少。其中很多人后来和东南亚女子结合,催生了独特的土生华人语言和文化。



我和两个姑娘穿过密集的人群,经过写着汉字的雕花木门,沿着布满欧式窗棂的二楼屋檐下缓缓向前。



没过几分钟,我们眼前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院落,正中间是一栋漂亮的洋楼,或者更准确地讲是一栋被硬生生加了中国大瓦顶的欧式别墅。这便是普华博物馆。从名字就可以看出,博物馆的主题是有关普吉岛的华人。


博物馆里冷冷清清,和外面的人流如织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们忍着酷热,在只有老式风扇的天井里拾阶而上。


说实在话,博物馆里没人是有原因的,除了没有空调,这里的展品也确实不能算是丰富。但是至少主题还是表达清楚了:福建人即使在海外,即使做着旷工这么低等的工作,也不会忘记自己的传统。只要有一点钱,就会凑起来修学校,学华文。每个人都出份子,也不能让自己的同胞去乞讨……


实际上,到了今天,东南亚的华人已经远不需要下矿做工了。经过了几百年的洗礼,华人已经逐渐掌握了东南亚不少国家的经济命脉,以至于当地人的仇富心理会偶尔转变为排华浪潮。


但是这都是后话,我们边擦汗边走过墙上的一排排照片,里面当地华人的代表正和泰国王室、中国领导人站在一起,笑容可掬。


我对摆拍的照片兴味索然,反倒是远处了一张老海报吸引到了我的眼球。这张蓝色的海报上,一个甜美的面容正在盛开,应该是在当地华人圈子里很有名了歌星吧?巧的是她姓“蓝”,不但是个极其罕见的姓氏,而且和Roy的老婆同姓。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神奇的故事呢?



当我们再次走上老镇主街的时候,气温似乎更热了。本不宽阔的街道中间还摆起了临时摊位,原来今天是夜市。


小贩的叫卖声、炒锅的叮当声和游客的喊声混杂在一起,让本已闷得透不过气的空气感觉更粘稠了。最要命的是夜市的一头还架起了四个半人高的音响,一个头戴耳机的傻DJ正用最大音量调试着美国黑人说唱歌曲。


我被音乐震得生无可恋,不但旅伴说话听不清楚,而且思绪都被打乱成了浆糊。这时,天上落起了毛毛雨,虽然温度没有凉爽半分,但却把游客都驱赶到了本已非常拥挤的路边。


我们三个施展着杂技功底,把身体拧成各种不同的形状,仍然躲不过手持自拍杆的小情侣和手捧椰子的姐妹团。被人撞了第八十下之后,我终于失去了耐心,匆匆在小摊上买了一个加辣的青木瓜沙拉,跟两个姑娘一起挤出主街,向小路走去。


如今的旅游真是个有趣的事情。你跨洋过海,本来是要寻找不同,却非得吵吵闹闹地要星巴克,要微信支付,要你熟悉的音乐,要街边的服务员能听懂“宫保鸡丁”和“麻婆豆腐”。因为有了这些东西你才能酒足饭饱地坐在咖啡厅的冷气里用免费wifi发加了8层滤镜的照片,告诉国内那群可怜的加班狗们你来到了一个多么神奇而不同的地方。


我们沿着小街越走越远,刚才刺耳的喧嚣终于慢慢变成了远处的回响。左手边突然出现了一个雕梁画栋的小小观音庙,红红的墙壁隐藏在两边略高的老房子中间。


雨已经小得几乎没有了,我们收了伞,站到庙门前。我双手合十,闭上眼睛……希望观音保佑我下一期双色球中奖。当然,考虑到现在的特殊情况,也希望未来几天风好水好、一帆风顺……(待续)




是Sky的私家地理

不是国家地理、中国地理或者华夏地理

 安分、规矩、专业、靠谱、稳定反义词是什么?


Sky的私家地理

本文为恩酱微信公众号互推内容,喜欢这篇文章小可爱们可以点击文章下方的“原文链接”进入,进行关注。


推荐文案、标题和内容均由sky提供,不代表公众号恩酱的价值取向,请独立思考和自行判断,多谢理解和厚爱。


长按识别下方二维码

即可关注Sky的私家地理的公众号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