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亚---穿一袭长裙去看海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2-06-27 11:13:10


认识你的第95天


 伴随着飞机起飞的巨大轰鸣声,城市建筑越来越小,云层映入眼帘。

我,飞向了远方。

那里有蓝天白云,有看不到尽头大海碧波,有路边高大的椰树,还有我20年来心心念念的梦。

大冰在他的书中写道:

愿你我即能朝九晚五,又能浪迹天涯。

我虽还未朝九晚五,但无比向往古代侠女仗剑走天涯的豪爽;每天宿舍、图书馆、食堂三点线的小小口袋里却装着一个江湖。带着最微薄的行李和最丰盛的自己在世间流浪,这是我梦想的生活啊。


 

1.海口是个好地方:水果?想买就买!

     晚上到海口市,去往海南师范大学途中,路边的景物飞快倒退,没有路灯的宽阔大道上虽有一丝荒凉,但高大的椰树和天空零落而闪耀的星让我心生欢喜。和司机聊天,司机人很好,让我切忌表明是独自一人,还告知我该去哪里吃美食,瞬间在异乡生出一种亲切感。下车之后,被路边的水果摊惊到了啊,五元一斤的水果什锦,老板递给我时,都怀疑以前在长沙买东西是不是都缺斤少两了。

    在朋友的陪伴下,在海口度过了愉快的两天,喝了椰子,才明白原来椰汁不是乳白色,而是清澈如水,乳白的椰肉翠翠的,带有微微甜味;还有清补凉,简直成了我的心头爱,加入红豆、绿豆、菠萝、芋圆、西瓜、芒果、珍珠等等;舀上一大勺鲜榨椰奶,放上两冰块,一碗冰凉爽口的清补凉就做完成了。还有这边的生蚝,肉质鲜嫩多汁,一整口下去,混着特有的黄辣椒,那感觉,谁吃谁知道。

      离开的时候,朋友给我挑了六斤芒果,还有莲雾、潘石榴和叫不出名字的水果,箱子是真的重。由于弄错动车站点,我们在机场的麦当劳等了好几个小时,期间一直在聊天,还惊喜地发现自己能接受汉堡啦。


 

2.三亚:晚上去踩沙子?那就去吧!

     乘坐环岛动车,一路上风光旖旎,好不自在!到达三亚时已是傍晚,住的地方叫六盘村,已经商业化了,但交通不是很方便,出行都得滴滴。

我订的客栈在村口,收拾收拾东西,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毫不犹豫跑去了海边。

天太黑,也看不见海景,只得脱了鞋在海滩上散步,细软的沙子从脚的缝隙渗出,海浪一阵一阵轻柔地拍打我的小腿。咸咸的海风拂过发丝,瞬间空气都安静下来,内心也无比平静,只剩天幕的几颗孤星闪着亿万年前的光芒。

 


3.海边捡到小姐姐:你也是一个人?不如同行!

      客栈的老板人很好,每次出门都和我打招呼:出去呀?!回来时也笑意盈盈:回来啦?!

      为了弥补昨晚的遗憾,我早早起来奔去了海边,湛蓝的海水在阳光下越发波光粼粼,和蔚蓝的天空相互掩映。想拍全身照,我把目光锁定为正在拍照的几个阿姨,一转身,不知啥时候站了一个小姐姐,于是转换目标。

小姐姐拍照技术很好,这就是那几张红裙照的由来了。

听闻她也是一个人,心情不好,便从西安跑来三亚放松。我们一拍即合,当即决定同行。

 



4.海边民宿:侧头才能看到海!

    回客栈收拾好行囊,找到在村口等我的小姐姐,一起乘上了去往三亚湾的公交。和亚龙湾不同,这里是市区,吃住行都方便很多。

订的民宿,在居民楼里,支付一定的金额可以借用厨房,冰箱可以免费放东西。

和图片中不太一样,没有面朝大海,不过楼房临海,侧头也能看到。最喜欢阳台,一张藤木桌,两张藤椅,一张吊椅下摆放着游泳圈,还有半人高的绿植。

一到晚上,华灯初上,路上的车辆熙熙攘攘,晚风习习,往藤椅上一躺,就忘却了世间烦扰,什么都不做,静静躺着能到地老天荒。

 

5.沙滩漫步:差点客死他乡?

     小姐姐请吃饭,吃到椰子饭啦:像柚子般一瓣一瓣切开,乳白的椰肉上米饭粒粒分明,散发着椰子特有的清香,咬一口,软棉弹糯,唇齿留香。还有藤椒文昌鸡,超小份,都没有几块鸡肉,亏了亏了哇。土豆片也不咋好吃,幸能自己调酱。蘸了酱,再喝一口清补凉,又辣又冰。总算在这不嗜辣的三亚找到一丝长沙的感觉。


    晚上本想租电车,奈何违章押金全扣,关键是押金500!只能悻悻而去海边散步。

从未下过水,看着在海水中嬉戏的人,羡慕不已,便壮着胆子,一步两步三步……慢慢朝水中走去。待海水到胸口时,开始站不住脚,忙叫住旁边一个大哥哥,请他叫我游泳,被告知先要学会憋气。

我心一横,潜入水中。顿时海水灌进耳朵里,鼻腔里,连眼睛也刺得生疼。反复几次之后,我胆子渐渐大了起来,放松身体,脚离了地,身体在水中蜷缩成一团,猛一伸展,便慌了神;海水从四面八方朝我涌来,神经不由自主地绷紧一根弦,唆使着四肢乱无目的,去寄望一个哪怕一丁点儿借力点。时间的流逝感一点一点被拉长,知觉被疯狂的海水吞噬,逐渐像光一样消失。

残存的理智在脑中回荡:放松!放松!!放松!!!

   突然!一只大手把我从水里一把捞了起来,是刚刚的大哥哥。我任由他抓着我的手臂,我太需要一个支撑点了,胸口剧烈起伏着,海水肆无忌惮从发间滴落,滴进寂寥如夜的水里,滴进深邃如水的夜里。

我就这样,光着脚提着凉鞋在大马路上走了半小时回到房间,冲了澡,换上衣服,下楼吃了面和椰子冻,躺在阳台的滕椅上直到困意袭来。半梦半醒之间,那种恐惧再一起笼罩了我,才开始后怕。

想起身上的干衣服,吃面时的欢声笑语,路边十块五块买的珊瑚海螺,旁边铺子里的椰子冻,这些随意抽象地组合在一起,构成一副温馨夏夜景象,好似什么也未曾发生。



karry杂记

长按二维码
关注小姐姐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