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夜宵排行榜,看一次饿一次 | 深夜美食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9-07-07 02:29:13


早餐是一座城市的良心,夜宵是一座城市的灵魂。谈工作要去饭店,谈生活要去夜宵摊子——一座城市的夜色,一张不大不小略显简陋的小桌,摆满了美食,全身器官都在大喊:快到我碗里来!


NO.1东北:大金链子小手表,一天三顿小烧烤


如果你没在东北的深夜吃一次烧烤,说得再多也毫无味道。身为东北人,必须把大东北小烧烤排在第一位!




文/Vincent Yuan

当你吃过佳木斯的烤串儿烤饼涮肚儿,朝鲜冷面拌面拌菜,麻辣烤翅,煎饼果子,会对深夜有重新的认识。


单说佳木斯的烧烤,肉质饱满富有弹性,肥而不腻,油而不汪,用葱姜喂过后,带有诱人香气。注意,烧烤的纤子是铁的,让肉质受热均匀保留住原味。第一层盐,第二层孜然,淋上肉油让味道愈发浓烈,第三层茴香,随着木炭的味道让肉升华,第四层辣椒面,火辣刺激,最后撒上一层芝麻,伴随肉油,让食材香味丰富。这种做法完爆南方只刷酱油或是蜂蜜的烧烤,最大程度的呈现出食材的特质。让夜色更加动人。




牛羊肉、生筋、熟筋、板筋、心管、腰子、小排、鸡脖骨架、鹌鹑应有尽有。再配上一锅毛肚,锅中再放干豆腐卷(上海叫百叶皮),卷上香菜,在酒精炉的作用下,让它们尽情咕嘟融合,让你的口水与麻辣一起尽情地翻滚。


吃肉不吃蒜,营养少一半,毛葱、陈醋和大蒜搭配食材,产生加倍的化学反应,再配上一口“夺命大佳凤”,酒肉相交,让味蕾持续处于兴奋中,肉夹在烤饼中,完爆新疆馕,上海馒头片,配上拍黄瓜和朝鲜拌菜,营养搭配得当,生活气息浓烈,这才是深夜的正确打开方式,是幸福的写照。

 

NO.2南京,啤酒池子里游泳抓龙虾


我有一个南京同学,约人出去吃小龙虾喝啤酒,都喊:“今天晚上于台搞起啊。”在南京,这种笑话真的很普遍,因为那里的人,读字爱读半边,盱眙[xū yí]就成了于台。到了小饭店,大叫一声,“老板,来十斤正宗于台小龙虾!”多接地气!必须把于台小龙虾放在第二名!




文/简书 远方不远

在我如今待的南京城,一到夏天,全城尽是小龙虾,卖的最火的当属十三香龙虾,麻辣龙虾和蒜泥龙虾。街头的龙虾店也多要加盱眙两个字,貌似离了盱眙就不是龙虾了,一个个都说自己是最正宗的盱眙龙虾,然后一开口又是地道的南京腔调,甚至是川音,反正天底下的饭店就属川菜馆最多。




小龙虾和啤酒是南京夏天的最爱,因为小龙虾吃起来没数,随便吃,不像螃蟹一样,那么贵一只,都舍不得吃。吃小龙虾的时候,我们都直接下毛手,也不带手套,直接开剥,先把尾巴给吃了,然后深吸一口头里的虾黄,很多人只吃虾尾巴而把头给拧了扔掉,说是里面脏,怪可惜的,我倒是觉得那里是最鲜的。


我只吃麻辣小龙虾,那是苏皖交接地区的江南口味,小龙虾鲜辣得让人忍不住吸吮手指头,有些人甚至吃得过于投入,把手指也给咬掉了。不一会,桌上就堆积得像座小山包,又辣又爽,叫人欲罢不能。




辣了怎么办,当然是喝啤酒了,南京市场的啤酒自然是雪花最多,虽然我嫌它味淡,但是冰镇啤酒一灌,立马能把口腹里那点辣味全然浇灭,舌蕾清爽,顿时满血复活,“老板,再来五斤麻辣小龙虾,多放辣。”



你看吧,这就是南京的夏天,一个全被龙虾和啤酒占领的城市季节,南京人全部在啤酒池子里游泳抓龙虾。

 

NO.3长沙,夜宵是块臭豆腐 


了解一座城市,一定要走入城市的深夜、达到城市的深处。夜宵摊无疑是走入城市的捷径,在长沙尤其如此,口味虾、臭豆腐、烧烤和嗍螺……热辣的食物是长沙人性格的写照。长沙在我心中排第三位,完全是因为我对臭豆腐的欲罢不能……



by/唐兵兵

长沙人有句话说“夜宵是块臭豆腐”,如今臭豆腐早已是长沙大街小巷随处可见的吃食,成了长沙最具代表性的食物,但是对于臭豆腐怎么来的,却少有人追问,“卤水配方用冬菇、冬笋、浏阳黑豆豉等20多种植物原料,每年冬至这天熬制臭豆腐卤水,以确保卤水品质不变。




第一次进入臭豆腐的作坊,黑乎乎的一坛卤水,浓烈的臭味扑鼻。不由惊叹,臭豆腐成为长沙人钟爱的食物,该需要多少偶然、巧合、传承与坚守。

 

NO.4北京,撸串拼酒吹牛逼


北京人民热爱烤串(虽然我觉得北京烤串和东北烧烤没法比)——“撸脏串,吹牛逼,灌扎啤,掏心窝”,这是度过首都夏季的四大法器。


对北京人(也包括北漂人)来说,夏夜把串撸是“能握在手能撸在口”的实实在在的幸福,只要花生和毛豆还拼在一起,烤腰子和啤酒还腻一起,漫长闷热的夏夜和通宵达旦的撸串还连在一起,我们就百分之一万地相信爱情,相信生活,相信诗和远方。




文/胖子哥的饿世界

在人人都有私密烤串单子的北京城,任何版本的推荐撸串都将挂一漏万,我冒昧将撸串之地分为六派,每派以偏盖全的介绍一二家。


第一大门派 秤砣虽小压千斤之小串撸 刘小串



车条小串叩开了北京八零后撸串的大门。一根真正的自行车辐条,一裁二三开,穿上三四小块羊肉或者肉筋,撒上辣椒孜然,小孩儿用来打打牙祭,大人撸出火星子来聊天侃山,磨一磨不贫会生锈的牙床。


第二大门派:过了这村没这店之特色撸 五哥烤翅



烤鸡翅有段时间风头无二,刹那之间,满京城夏夜里各类翅吧翅酷翅X扑面而来,但转眼换了江山,众多翅吧或改旗易帜,或暗度陈仓,唯有五哥烤翅,以北京老炮姿态继续傲立江湖。他家唯有烤翅,而且最少二十串起,院里悬挂着一副对联:爱吃不吃常想吃,爱来不来还要来,五分调侃,五分底气,口味没有那么花哨的,却都是大浪淘沙的几种经典口儿,十几年只做一种烤品,简直就是撸串界的“工匠精神”。


第三大门派:一树梅花一放翁之连锁撸 伊斯兰饭庄



常营有个常营三兄弟,饭点的时候最起码有三百兄弟在排队。其实旁边的伊斯兰饭庄也不错,高台上室外的座位不错,地道实惠的烤肉不错,铁罐1.8升的啤酒不错,曾被我誉为北京前三名的椒麻鸡不错,尤其不错的是烤胸口,口感肥硕而劲道,吃一串喝一杯整一句:少年聊发老夫狂,吃块胸口酒开张。


第四大门派:不足为外人道之私房撸 老六串店

 

一直怀念这种带小铁匣子的配置,没想到老六串店居然有。老六串店开在朝阳区财满街东侧一间平房里,屋里不太通风,空调也好像没有,一到夏天,排队的大家都争先恐后地坐在外面。桌子放在马路牙子上,烤好的串放在小炭匣子上,串永远不会凉,啤酒永远不会热,热一口凉一口的干杯,深一口浅一口的聊天,不会冷的串,不会热的啤酒,夏天夫复何求


第五大门派:鸳鸯绣了从教看之新疆撸 巴依老爷



说撸串不提新疆,不仅会被内行人鄙夷,还会在外面丢人现大眼。别的不说,谁家烤串离得了孜然呢?那就是人新疆特产啊!



新疆馆子吃烤串那是必须的,重点推荐巴依老爷家的架子肉:一架上桌,气势十足,油光瓦亮的大肉块,因为烤到位而渗出的油滴,配上正宗的铁钎子烤肉,浓稠够酸需用蜜的酸奶,来盘馕丁炒肉和包菜烤馕,真是要什么手表啊,要啥自行车!


第六大门派:老夫聊发少年狂之霸气撸 张记烤羊腿



撸串是顿接地气的局,不能吃得太文气,得喝得打开天窗,对角线上的人不用站起来也得能碰杯,得吃的热火朝天而又心满意足,这种气质来只烤羊腿最好不过。 



烤羊腿中,有人偏爱碳花,有人偏爱红盛号,而我偏爱张记——提前腌制好的羊腿点单开烤,烤的第一层可吃时上桌,外面的肉焦而不糊一股子脆香,里面的腿肉入味嫩韧,配一只烤鹌鹑和若干杯德国黑啤,简直就是:我只要眼前的羊腿,去他的诗和远方!

 

NO.5三亚,一座有味道的城市


海鲜、肉香、扎啤、油烟……所有的味道,最亲切最好的感觉都在这座城市里,到12点之后,你还能轻易找到不打烊的美食。可能是出于东北人对海南的莫名癖好,三亚必须榜上有名。


文/简书 会奖旅游

对于热爱夜生活的海南人来说,比起早餐,三亚的夜宵更加让人欲罢不能。借海南四面环海的地理优势,夜宵里海鲜品种占绝大部分,生蚝是大家很喜爱的夏日海鲜,蒜烤生蚝更是夜宵必点,约上三五好友,大家围坐在一起,吃着鲜甜味美的炒田螺,该有多惬意……



都说南人嗜粉,北人嗜面,小小的海南岛把各种米粉做出了千滋百味,经典的海南粉、开胃的陵水酸粉、浓香的万宁后安粉、喷香的炒粉,多种多样,举不胜举。喷香的炒粉,以牛肉或瘦肉、蔬菜等为佐料。鲜甜的粉汤,以虾、海白、鲜肉、猪杂等为主,那滋味难以忘怀。



三亚夜宵里,最特色、最吸引人的莫过于清补凉了。集合了红豆、绿豆、葡萄干、薏米、西瓜等众多养生食材于一身,配以可口的椰子水或椰奶,就是一碗解暑养身的清补凉。这种小吃,每到夜晚都会布满大街小巷,一个小摊,几张桌子,简简单单,不管怎么做,都是一流。



在三亚,除了早茶、下午茶,当然,还有晚茶。三亚人可以一天都在“吃”茶!因为除了品茶香,对于三亚人来说最重要的更是吃茶点。海南的大部分西餐厅都营业到深夜,提供各种海南粉、面、西式糕点和饮料。一壶清茶或香醇的海南咖啡,加上可口的风味小吃,悠闲的坐在凉爽的空调房里,看着外面熙熙攘攘的人群,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NO.6厦门,没被老板怼过,你都不算吃过厦门夜宵


厦门,这座充满色香味的城市,我们总是被它的清晨诱惑,认为一座靠海的城市,人们早起辛劳,那一份早晨的面线糊、鸭肉粥、扁食汤不可辜负,然而厦门的夜,那才是一般人受不了的诱惑……



文/斯小乐

遍地开花的海鲜排挡,下午开始就沿着马路张灯结彩煎炸煮炒一条龙,花花绿绿的蔬菜啊海鱼啊贝壳啊画卷一般摊开在油花乱蹦的炉火旁,普通人哪受得了这诱惑,迫不及待就在晚餐时分吃得肠满肚圆。到了宵夜时分约着喝口小酒还行,真要拿筷子举勺子真刀实枪再吃一场的好汉怎么都数不出几个。



大半夜跑到老城区吃份不时髦又不健康的古早宵夜的,都是有血性的地道闽南人,不轻易被新派撸串、烤鱼、火锅、小龙虾骗去七魂六魄,特别有着捍卫闽南正港味蕾的英雄主义决心。


而我见识过厦门宵夜最地道的打开方式,就是气势汹汹地穿街过巷,抡起袖子用几乎要干架的语调跟小摊老板互相大吼,几个回合的“靠腰啊”“干恁娘”下来,塞满好料的一大碗和几双一次性木筷子哐当甩在小矮桌上,热气腾腾的厦门良夜才算正式拉开。没被老板大声怒喝过几句,你都不算吃到真正的厦门夜宵。

 

NO.7广州,流淌在羊城夜色里的潮汕风味


夜宵就是一个愈夜愈精彩的时刻,广州城里比别处又格外精彩些。当有人告诉我:真正的潮式夜宵是能够连续吃一个月都不重复花样的,你们吃的那煲“广州人”口味的潮汕砂锅粥不过就是个开始。我就按捺不住,食指大动了……



文/黑色污染

广州人对潮汕饮食文化热衷,首先应该是从一碗潮州鱼蛋粉开始的。北京路的荣兴、同福路的荣昌、文昌路的荣兴、西村的富记、中山六的明兴、人民北的珊瑚……它们都是有一定年头的老字号了。每次经过荣昌,总会被从店里飘出来的大地鱼汤底的香气吸引住。



小时候最喜欢叫上一碗杂锦鱼蛋粉,里面有鱼蛋,还有肉丸、鱼饼、肉饼,最喜欢被炸得又酥又香的炸鱼皮和炸面片,蘸上招牌红油辣椒酱,一碗粉里才有了灵魂,可谓是永远的镇店之宝。荣昌的营业时间超长,不仅附近的街坊晚上会踢拖鞋下来宵夜,还经常有夜班的士司机“顺路”过来,把车停在路边匆匆吃上一碗,然后继续搏杀。


而性价比最高的夜宵,不过是一碗白粥搭出百样小菜。


“潮州人的一天,是从一碗潮州白粥开始的,也是从一碗白粥结束的。早上用咸菜配粥,一天的食欲就被打开了;宵夜时分,用粥配各式潮州小炒和打冷,吃得再丰盛,"罪恶感"也不至于太重。”不过白粥在广州不受待见,慢慢变成了现在的砂锅粥。



砂锅粥在广州最为盛行的时期,在河南泰沙路一带可谓是成行成市,渐渐发展到新市的棠安街、宝业路、以及天河立交底一整条的食街也开遍了。我更推荐位于麓湖路岭南大厦停车场内,迈姨潮州餐厅里的那煲粥。最常吃的是虾蟹粥以及鲜虾蚝仔粥,前者胜在味道够鲜甜,而后者不仅味道鲜,吃起来更是啖啖肉,让人极为满足。


谨记,吃前要撒上一点潮州小香芹碎和炸蒜末,趁热吃,风味绝佳!提醒大家,迈姨的营业时间只是到晚上九点半,想要吃上这里的夜粥还需要赶个“早场”。


NO.8长春,夜宵不仅是食物,更是生活



长春的夜,是桂林路上长长的街,是有鸡汤豆腐串和炒粉的小车,是路边不起眼但很好吃的小店。老板胖胖的,穿着一件白色汗衫,拿一张长方形的塑料板子扇着串,一把辣椒,一把孜然,再加一把盐,老板的速度已经很快了,但是老板娘还是嫌慢,扯着大嗓门喊老板,你快点,二号桌又加了。老板嘴里慌忙地应着在弄了在弄了,老板娘着急,从屋里走出,看老板到底有没有偷懒,却看到老板的额头上沁出了细密的汗水,便突然温柔下来,给他擦一擦汗水,便转身进屋去忙了。这才是长春的深夜食堂。这才是生活。


图文来源于网络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