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 | 湿湿的想念——美奈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06-23 07:32:49

编者按


特邀作者Nex

带大家一览美奈盛景

长长的文章 湿湿的想念


希望你们喜欢


*本文人名沿续上篇*


前脚说到师徒四人在西贡的境遇,说话间四人和Nex的俩大学同学又来到了美奈


 


两位如我们般优秀的大学生



我们选择了一种叫做小巴的交通工具从西贡前往美奈(越南的巴士公司有新咖啡、汉咖啡和FUTA三家,价格相同,各有特色。但是因为时间的缘故我们只坐了新咖啡。我只想提醒以后来越南的朋友们可以尝试别的巴士公司)


坐在小巴上的六人刚刚走出努力教课还要被被共产主义小战士毒打的心理阴影,开始尝到了被解放到社会主义大熔炉里的甜头并且开始期待后面的旅行。



Margo在车上兴奋到做起了梦


沿路的热带的景色很美。


我依稀记得有人沾染了北京快节奏的坏生活习气,一路抱怨小巴开得太慢

但站在这个时间点上的四人不会知道,他们从西贡到美奈的这趟小巴将是他们在越南小巴经历里的巅峰体验,所以这时他们还不懂得珍惜。


几天后坐在「美奈-大叻」和「大叻-芽庄」的巴士上的四人会怀念他们第一次坐的这辆小巴。(我们去每个城市都坐小巴,每一次的小巴都不尽如人意,一共坐了三趟小巴)



我宁愿坐在鸡头上,鸡头更稳


我们在此后遇到的几辆小巴我估摸着都是预备役的报废车。

根据我乐观的观察,小巴里应该有一个可以把重力势能转换成空调电能的装置,因为只有下坡的时候空调才会喘气(现实是司机只有下山的时候才会开空调,因为如果开空调的话巴士的动力就不足,爬不动坡。理想和现实的差距难免使人有些失望。)

“火车跑得快,全靠司机带”,我揣测如果司机开到40迈以上就会被吊销驾照,因为司机全程没有带我们体验40迈以上的小巴。

除此之外,小巴司机从不穿鞋开车,可能是因为他害怕穿鞋开车会踩脏爱车的油门,我被他这种越南特色的工匠精神微微感动。

于是,司机秉承着“光脚的不怕穿鞋的”的革命思想,坚守着“穿鞋不开车,开车不穿鞋”的原则,用乘二倍都高不过中国高速最低限速的速度,把我的微信步数颠到了朋友圈的第一名。


未满实习期的我至今不能理解越南的老司机是怎么把车开到又慢又颠的。

果然旅行才可以看到更多的不可能。


到达美奈已经是晚上了,我们定的民宿是位于美奈的别墅区里沿海的一栋别墅。巴士把我们放在了别墅区的门口。

站在这个时间点上的我们还不知道,如果不从别墅区大门打车去属于我们的那一栋会给我们带来多大的体力负担。


       有人说有钱人和普通人之间的差距很多时候是思想上的,那天晚上,我深觉此话一点没错,被什么东西限制了想象力的我绝想不到这个别墅区有这么大。


被黑夜蒙蔽了双眼的我白天看才知道这么一整片都是别墅区



有两个佛系韩国人是和我们一起下的车,二位勇士在没有预定的情况下,想住别墅区里的一个度假酒店,所以我们从大门口同路了一段,可能还聊了一两句,但是我记不住了,所以即使聊了应该也是不太走心的客套话。

韩国人要住的度假酒店离别墅区大门很近,腿儿两步就到了,其实还很方便,所以这个酒店是慵懒度假性质的;而我们的别墅在别墅区尽头,我自觉应该是修行隐居性质的。很快他们就到了酒店,于是我们便分道扬镳,在这里我祝愿他们那天晚上成功订到了房间,如果这个祝愿现在送还不晚的话。


人生的长征路上本来同志就会越来越少,接下来的路就要我们自己走了。

有时候我会想,如果巴士司机把我们扔到荒郊野岭而不是放在别墅区大门,我们一定是会打车的。这么想起来,让大家走长征的锅又顺理成章的落到了巴士司机的头上,我因此而减轻了心理上的负罪感。




那天晚上我们到底经历了什么也许只有我们和房东知道,

还好住的小楼不负我们的付出,大气又不失精致。


于是我们到住处后,心疼我们的房东帮我们叫了辆出租车去吃晚饭。


走的是沿海公路,一路上没有什么车,出租车开的很快(也可能是一路慢巴下来我们忘记了车速本应如此),我们把车窗摇下来以便体会低配版敞篷车的感觉。

风很大。


后来我们吃到了在越南吃的第一只龙虾

那天晚上,在“一杯敬过往和故乡,一杯敬明天和远方”的酒肉大业里,某P姓朋友再次怀疑我是不是不高兴。

当时不知道怎么向她解释,也忘记了自己是怎么搪塞的她的质询,现在想一想,只道是我的脸在坐出租车的时候被风吹歪了吧,所以没啥表情。(她经常性怀疑身处1/4人生危机的我不高兴,什么人会老和不高兴混迹在一起?)




蔫不出溜地想起小时候的动画片,这张图放在这里没有任何针对性


后来酒足饭饱的我们打车回我们的小窝,途经小超市一家。

常年身居上海某不知名渔村的6,认为来到越南知名渔村一定可以买到上好的红酒。于是我们下车走进小超市采购。

6发现了心仪的红酒。(约合人民币六十或者八十吧,6的英语水平有限,我估摸着他应该看不懂红酒上写的是什么,所以他选的红酒就像薛定谔的猫一样,“是活是死”,只有开瓶之后才了然)

站在这个时间点上的6还不知道,这瓶红酒会成为他品酒史上一个Margo不同意他抹去的污点。(我琢磨那是应该一瓶用融化的葡萄味QQ糖去稀释酒精灯的工业模式制造的量贩式红酒。最后连冰箱都没能让这瓶酒找回自己)



在小超市另一件趣事是N和P二人碰到了他们一直想买的圆锥帽,欣喜不已。



大概长这个样子


我们开启在东南亚文化圈通用的砍价模式,没想到遭遇店家顽固抵抗,顶住了我们几轮砍价攻势。

真是老江湖。

砍价的挫败感抵消了我们对帽子的占有欲,我们顶着店主高傲的眼神,拂衣而去。


后来算一算那个帽子好像也就十几块钱一顶,相当便宜。我不理解当时为什么没买它。可能是越南盾以百万计数,两个没有数学滋养的大学生一起,生生没有算对折合成的人民币。我也逐渐理解,当时店主高傲眼神里投射出的是一种胡同上流有闲有产人士对胡同串子的鄙视




后来我三八节买的这个商品时,恍然大明白:砍价有的时候是讲究一个面子和诚信的问题,就像这个东西“女王节”只比平常减了一元人民币,但透过降价一元的现象,看到的是商家处心积虑的想卖出商品的本质。所以就像粤式红包一样,讲究的是数额以外的东西。这么想起来,让我们与帽子失之交臂的的锅又顺理成章的落到了不会做生意的店家的头上。

 

回到小窝以后,我放飞了一盏孔明灯,火把灯烧了个洞,但残缺的它还是飞走了,没有回头。P担心那个灯会掉下来烧掉别人的房子,我觉得她是“吃地沟油的命,操中南海的心”。


我们决定去海边走走。

黑灯瞎火的夜非常配合人生地不熟的我们,果不其然让我们迷失了去海滩的方向,摸进了一个小山坡上的高尔夫球场

在受到预期的海滩变成了高尔夫小山坡的挫败之后,我们本着“在哪里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躺下的”的想法,躺尸在了高尔夫小山坡上。


那天晚上我们看星星,看月亮,看山坡下的海岸线,看一排排坡下的别墅,颇有一种苏轼词中“与谁同坐,明月清风我”的意境,彷佛看尽了美奈一切的美好。然后我们向山下呼喊,我们起舞。精神上我们抬杠,身体上我们摔跤,一切的这些构成了我理解的青春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希望我们保持对生活的热爱就像那晚一样


在一片欢歌笑语中,Margo同学依然保持着一个文人对周遭环境变化的警觉(她能考上好大学是有原因的),她提醒我们远处的山坡上有喷水器开始喷水浇地了。但我们其他人保持着北京人“莫名其妙和毫不必要的放松”,并且深深懂得“远水止不了近渴”的广义概念,忘记了我们躺的这块草地也有被浇的可能性。

后来我们湿了。

回窝老老实实洗洗睡了。

秉持着“自古看门多大爷”的非女权主义原则,我和6睡在一层,4位女士楼上。(本质上是我们男生没有选择的权利)




第二天我们要去白沙丘看日出,四点起床。

我用外放音响放了一首老少皆宜的大风车儿歌,唤醒了二层的女生们。(虽然她们说她们在我放歌以前就醒了,而且听到我放歌很想打死我,但我不信)


是这首旋律优美、充满朝气的香颂


吉普车司机师傅比预定的时间迟到了20分钟左右(对于看日出来说每一分钟都很关键),但我们在心里原谅了他,因为直到他来的时候我们也没收拾好。


命运总是在你最不期望的时候给你致命一击。吉普车在伸手不见大拇哥的沿海公路上疾驰的时候,我打开背包,发现我没有带上那个我专门为了拍日出,充了一晚上电的相机。

当时我安慰自己:至少航拍器还在我的背包里!

但是站在那个时间点上的我显然还不知道,包里有的也只是航拍器,没有遥控器。那天,无人机的遥控器悄咪咪地在别墅里睡了个懒觉。(“早起傻一天”,老话一个字都没错,我希望以后我能先吹凉自己碗里的稀饭再去给她们放大风车)


虽说是7座吉普,其实是把我和6放在了没有盖子的后备箱里。

坐在敞篷后备箱里优点是下车很容易,缺点是车开起来的时候亦然,我头一次希望车速超过40迈可以吊销司机的驾照。



后备箱里可以感受到全世界,唯独没有感受到安全


东方既白,我们到了白沙丘。在白沙丘顶我们看到广袤的沙原延伸到接近地平线的地方,海岸线几乎与地平线相接,太阳就在那一缝海水中升起。



就是那个缝


月亮趁着太阳仅仅初升,也不愿隐去自己的锋芒。没有什么云,天空的颜色很好看,有几辆吉普车在远方的沙丘上行驶。在这一点上,美奈把中国的西北大漠和东南沿海两种风格巧妙结合,毫不违和。




在这种自然的能量之下,让人返璞归真,又能静心于自己的爱好。

于是,Margo拿出了相机



P装上了gopro



我在没有遥控器的艰苦条件下成功升起航拍器



6也开始返璞归真的刨起了土坑儿(P看6刨土看得太投入,忘记了日出的延时)



后来6向我坦白他那是在挖厕所





虽趣舍万殊,静燥不同,但每个人都融入了周围的环境,快然自足。



随后我们一路冲沙,去了被沙丘环绕的湖水边。



带我们冲沙的车没这么好



湖水一点波澜都没有,一切都很平静,天、沙、水、心,静到可以感受到时间的流逝。最后走的时候,湖边应该只留下了我们和一些去湖边喝水的动物的脚印。


从白沙丘下来,我们去了美奈的渔村。

可能是去得太晚,已经没什么逛渔市的人了(感觉美奈本来人就很少),剩下一片片在岸上蠕动的海产和一行行在岸边浮动的渔船。

空气中弥漫着清晨火热交易残留的火药味(那是另一个世界的味道,来自海底,清腥脱俗)



海上漂浮的那些增强版的澡盆其实是渔民们把捕到的鱼从船上卸货到沙滩上的小船



在对船动什么手脚的越南人


我们去渔市的时间,乐观点说是赶上了个买方市场,实际点说就是人家快收摊了。

临近尾声的渔市供大于求,在议价方面“上帝”身份体验感极佳,但尖货已经被那些违背人类自然睡眠规律的早鸟挑走了。我无所谓,我们反正也不会挑尖货。

然后我们在鱼市就着椰子低价吃了一顿现杀现做的健康营养海鲜早餐。



渔市向我们证明了越南确实是产章鱼的

但我们14天在餐馆里吃到的章鱼的确损害了一个产章鱼国度的尊严




下一站是仙女溪




沿路的沙石很有特色,两个女文科生互相讨论岩石的种类、成因。



我听不懂,   我觉得他们说的很对。





仙女溪,如果非说这个名字和这个景点有点关系的话,大概就是最后一个字吧。



我们在溪水里徒步旅行,走得很开心,脚洗的很舒服,腿和裤子很湿。


仙女溪什么也没发生,除了想骗我们钱但英语水平不够,所以没完成业务的几个越南混混。(不得不说不想骗你钱的越南人还是挺可爱的)



那天后来的时间都过得很悠闲。下午,我们第一次在床上睡了个午觉。充分利用了院子里的太阳椅和秋千。



在院子躺椅上偷吃泡面的P被当场抓包





临近夕阳,去海滩,拍了夕阳。








在我的努力帮助下,P和6完成了与越南海水的第一次亲密接触

我们又湿了。

(Margo相机太贵,弄进水赔不起,她以此逃过一劫)


我的努力分为三步



1.拉到水深的地方



2.摁下去



3.趁他们没起来溜回岸上


后,风起,微寒,归。



晚上去了一家味道不错,但是靠蟑螂提高翻桌率的餐馆,在那看了一场几个韩国小伙和蟑螂玩老鹰捉小鸡的大戏。



就是这家


       那是在美奈的最后一个夜晚。


回首向来萧瑟处,

最后留下的只是美奈长长的海滩,

彷佛永远暗不下去天空,

划过指缝的细沙,

起伏的渔船和流经我脚踝的溪水。


我们在那一起看过了太阳从升起到落下,

一起走过了一半的海水和一半的沙漠,一起发呆,一起歌唱,一起舞蹈,一起呼喊,一起饥寒交迫。


我还会想起那天咸湿的味道,那是我们共同年轻的味道。










文/Nex



图/Nex & Roxana

特别鸣谢出镜/Even & Shuting



喜欢的话欢迎关注!

往期:

越南|人间烟火气中的西贡 特邀作者Chelsea

越南 | 所爱隔山海——大叻的情怀 Roxana


越南待续......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