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垦美】在那开满白艳艳稻花的南海边……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05-07 11:14:56

  

稻香梅陇,你还好吗?


作者 郭耀切


  我出生在广东省汕尾农垦局国营梅陇农场,稻谷,我太熟悉了。是农家的孩子,一边在国营梅陇农场中心小学读书,一边还要帮助母亲做农活。小时我爱看浸种,稻谷因饱含水份而肥大起来,密密的稻谷浸在木桶里就象是金砂沉积在水中一样诱人。

  我爱看绿油油的禾苗,春风吹拂下翻动着层层绿浪。我爱看白艳艳的稻花,它怕淫雨,喜阳光,在灿烂的阳光下昂首怒放,清香阵阵,沁人心脾。我爱站在田埂上看金色稻浪,抚摸一挂挂金勾似的稻穗,倾听那沙沙金谷的撞碰声。

  

    

  小时候,我就知道稻谷来自不容,从小爱惜粮食。曾戴着红领巾拾稻穗,让颗粒归仓;我曾与农民兄弟在农场稻田一起收割,脚踏烂泥,背向似火骄阳,大汗如淋。然而丰收的喜悦驱除了暑气,心里总是甜滋滋的,镰刀挥舞得更快。特别是“抢台风”的时候,那速度,叫你看了不敢相信呢。我曾和大嫂们一起晒谷,稻谷在烈日下曝晒越晒越灿烂。

  稻谷,是天、地、人三者合作创造的精品,它浑身是宝。白晶晶的大米自古以来是我国人民的主食。每逢丰收好年景,我都喜不自禁,掬一掬农场俯拾皆是的金谷,仿佛捧起农场农民兄弟一样金心般的心。

  

    

  梅陇农场的土地因溪水的滋润而丰饶。梅陇农场稻米浆足粒饱,产量居汕尾市之首,被称之为“金色粮仓”;梅陇农场的溪水中、鱼池中泡大的水鸭,母鸭下的蛋既多且大、蛋黄艳红,“鸭乡”美誉由此而来。

  梅陇农场的“水网”给交通运输带来了极大的便利。最有特色的交通工具是溜仔船,船身修长,两头尖尖,既可撑杆,又可安上机器成机船,行驶方便,可载物品1.5吨。乡亲们载谷赶场、交余粮或载农副产品赶墟,用都是溜仔船。

  每到墟日,溜仔船在梅陇墟边溪里泊集成行,如点点浓墨,渲染着南疆水乡的情韵。到了端午赛龙舟的日子,溜仔船便成了梅陇农场健儿竞风流的“骏骑”了。

  

      

  有溪必有桥,溪多桥也多。在梅陇农场,过乡必过桥。我自小生长在梅陇农场,儿时跟母亲走亲戚,过那一条又一条独木桥时,总是胆颤心惊、脚抖头冒汗,现在可好了,独木桥都换成了钢筋水泥桥,梅陇农场人可阔步前进了。

  2017年8月底,已退休的我回到生长、工作过故乡梅陇农场,看到数以万计的白鹭在梅陇农场“定居”。白天数万只白鹭在农场的稻田里捕小鱼和虾吃,在绿色的禾苗衬托下格外显眼,成了农场一美景。当人们走近时,群群白鹭展白翅在绿色的稻田低飞,更为壮观。在稻田劳作的农民观此景喜上眉梢,孩童也为白鹭莅临家门而拍手称快。夜间白鹭栖息在溪岸、田堤、海堤的树林里。

  

   

  儿时,五、六十年代在家乡梅陇农场居民区常见这种景观:晚饭后,人们来到居民区前的晒谷场纳凉,一人一把扇子,一张椅子,一壶茶,或三五成群,或数十人围在一起,谈天说地,乐也陶陶。

  如今,农场居民区这种景观又重现,与昔日不同的是:晒谷场大了,人数多了;人们手里不再是一把大葵扇,而是胶扇、折叠扇、纸扇绒毛扇五彩缤纷;不再只坐小木椅,而多是坐塑料靠背椅、铁骨优质木折椅和各类藤椅了;纳凉喝的水,也不再是一壶粗茶淡开水,而是瓶装矿泉水、纸包的菊花茶等饮料,甚至是罐装的椰子汁等饮料;话题也变了,不再只是过去津津乐道的农场里、家庭的烦事、琐事、闹事、丑事;由于电视机、收音机、报纸的普及,农场的农民兄弟知道的信息多了,聚在一起多是议论场情、县情、省情、国事、天下事。特别是随着“三高农业”的发展,农村商品经济的发展,科学种养等知识和加快致富步伐的设想,更成为了的热门话题。社会治安、反腐倡廉也是人们常谈话题。

  

    

  晚上10点钟,我在家乡梅陇农场田埂上散步,田边地头蛙声阵阵传来,犹如悠扬的小夜曲,让我心情愉悦。

  地处红海湾畔的梅陇农场是水稻产区,我小时,便是有水就有鱼虾、青蛙、水蛇、田螺、田蟹的鱼米乡。70年代以后,梅陇农场的农田广泛使用“六六六”、“滴滴涕”等剧毒农药,虽说灭了水稻害虫,但也毒死了田间的鱼虾、青蛙、水蛇、田螺、田蟹等;加上当时环保知识宣传少,农民滥捕乱捉青蛙、鱼虾,到80年代,稻田的田沟、小溪已很难见到大小青蛙、鱼虾的踪迹。

  90年代开始,梅陇农场大力宣传环保法规和环保知识,增强了农民保护青蛙、水蛇等田间动物的自觉性,低毒农药得到普遍推广,经过几年生息繁衍,农场的稻田又响起往昔喧闹的蛙鸣。

  

  

  来吧!朋友,你可否记得徐向前老帅《奔向海陆丰》一文中提及的当地人民盛情招待红军喝的咸茶?现在,海陆丰的咸茶虽保持当年咸茶的风味,但高级多了。梅陇农场的农民兄弟生活好了,吃咸茶也讲究营养来。现在每碗咸茶就有大半碗油麻、花生仁,有的人已不再叫咸茶,而干脆称它为“油麻花生米茶”了。来吧!朋友,我的大嫂一定双手捧给你一大碗,亲昵的说:“同志,请吃茶!”

  你还来不及放下茶碗,大嫂又会端出一盘热气腾腾、白晶晶拇指大的梅陇粿品——“菜包粿”来,热情地说:“同志,请吃菜粿。”家乡梅陇农场的菜粿已今非昔比了。以前的菜粿只是包着豆芽、葱蒜之类;今天,梅陇农场的菜粿也有了“改革”,粿心满包着虾米、花生仁、瘦肉的馅料。真香呵,菜包粿将会令你久久回味……

  

  

  当万家灯火齐明的时刻,酒足饭饱之余,你散步在梅陇农场东关围、联安围的大海堤上,迎着习习的海风,望远处,渔火点点,渔夫们正在浅海夜捕;灯光最灿烂处要算梅陇农场养虾场——场员们正在收获“墨吉对虾”,赶夜运往香港、深圳市场。看近处,海堤边,草地上,月光下,一对对情人正躺卧在软绵绵的草地上说着悄悄话……看了这些美妙的夜景,你会坚信明天我们的家乡——梅陇农场的景象更靓!

  朋友,请到我们家乡来!


   作者简介

  

  郭耀切,广东农垦梅陇农场留场知青,1973参加工作后,曾任管理区副主任、会计,场中学教师等职,1988年调入海丰县工作,退休前为汕尾市广播电视台新闻中心编辑。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