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营时,女人都是怎么换洗贴.身.衣物的?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1-04-17 14:32:37

强烈的饥渴感迫使我睁开眼睛,紧接着映入我眼帘的是金黄的沙滩,和无边无际的海水。

我深吸一口气站起来,嘴唇因为干燥黏在一块,张嘴都有点疼。

对于之前的遭遇,我现在依旧历历在目……

我乘坐的公主号邮轮和美国的一艘集装箱船碰撞,强大的惯性使厚铁皮做的巨无霸,像纸糊的一样脆弱。

十分钟都没要,两艘船全部沉入大海。

混乱中我抢到一个救生圈,跳进海里。

接下来在海上飘了多久我就不知道了,现在刚有意识。

这会儿我非常渴,嗓子眼仿佛都能冒烟。

致命的是,周围温度特别高,炽热的太阳正在烘烤沙子,一股股热浪侵袭着我的身体。

我晃晃脑袋,努力使自己保持清醒。

而后我环顾四周,发现不远处的沙滩上躺着一个人,于是我缓缓走过去。

这是一个女人,身材非常的曼妙,穿着海乘制服。

我把她的身体翻过来,看到了她的脸,十分的漂亮,五官精致到无可挑剔。

最让人挪不开目光的是她身前呼之欲出的饱满,大的都快把制服冲破了。

我记得她,邮轮上的乘务员,之所以对她印象深刻,是因为她很美,胸.很大。

我特别激动,没想到她也被海水带到这里了。

此刻看着眼前凹凸有致的玉体,我忍不住做出吞咽的动作。

这时候,大胸妹突然醒了,看到我后立即往后挪了挪身体。

她警惕的说道:“你要对我做什么?”

我顿时尴尬万分,说道:“别误会,我刚睁开眼,看到这有人,就走过来了。”

说话的时候,我总是有意无意的看向大胸妹的资本。

说实话,我也不想这样,可她的胸器太突出了。

偷看是雄性的本能,我也控制不住自己。

大胸妹自然察觉到了,狠狠地瞪了我一眼,起身就要走。

可这时海边传来一道求救声,大胸妹听到后匆忙跑了过去。

我抬头一看,原来连着大海的沙滩边缘,有一辆被海浪打翻了的救生艇。

下面肯定还压着一个人,因为声音就是从那里面传出来的。

我赶紧过去,发现救生艇外面露出两条腿,腿主人的上半截身体被困在救生艇内。

里面的人是妹子,应该听到了我和大胸妹的脚步声,激动的喊道:“救命啊,快救救我!”

大胸妹半蹲在地上,试图跟她沟通,“这位女士,你别急,我马上救你出来。”

随即大胸妹试图把救生艇掀起来,不过这个救生艇虽然小,但也有百十来斤。

她胸大但力气有限,脸都因为用力憋红了,可救生艇却纹丝不动。

大胸妹不得不放弃,把目光投向我,这会儿我正瞄着她的身前。

此刻她蹲在地上,我站着,居高临下,把她的白花花看的非常透彻,心里痒痒的。

我感觉自己的心跳都加快了,砰砰砰似乎下一刻都能从嗓子眼蹦出来。

大胸妹看到这一幕,显然非常生气,不满的说道:“先生,我在救人,你过来帮帮忙行吗?”

“当然可以。”

我点点头,走过去弯下腰,双手抠住救生艇的船体,使劲儿往上抬。

这玩意儿还挺重,一下子我没掀开,咬咬牙一使劲儿,才把它弄翻过去。

紧接着我才知道,原来救生艇下面,不止一个人。

那对大腿的主人,和求救的妹子,不是同一个。

现在,大腿的主人早就死了,应该是在救生艇被海浪打翻的时候砸死的,四周的沙子都被鲜血染红了。

“谢谢你们救了我,谢谢,我受够了,过去的十几个小时里,他的眼睛一直瞪着我,每一分每一秒对我来说都无比痛苦。”

活着的妹子身穿校服,留着那种内扣样式的短发。

绝处逢生之后,她内心崩溃了,抱着大胸妹痛哭。

大胸妹安慰她说:“不要怕,都过去了,现在没事了。”

这边刚弄好,远处海里又有人喊救命。

我下意识的看过去,远远的只能看到海面上飘着一个救生圈,有人在冲岸边招手。

我还没来得及有所反应,大胸妹就冲过去,要去救人。

我赶紧拉住她,焦急的说:“你疯了,从这游过去最少得有三四百米,海浪又大,会出人命的。”

大胸妹甩开我的手,厌恶的看了我一眼,随即说道:“我是海乘,这是我的职责,用不着你管。”

“怎么不用我管了,还是我帮你吧。”我咬咬牙说。

“算了吧,你别色眯眯的看着我,我就感恩戴德……你……”

大胸妹本来还要讽刺我,不过看到我跳进海里,她就惊讶的捂住嘴不吱声了。

我游泳技术还算不错,没过多久,就把人从海里拉了回来。

说来也巧,这也是个妹子,而且还是美女,面容白皙,鼻梁高挺。

不过这妹子一看就知道不是正经人,算得上小太妹。

因为她浓妆艳抹,带着长长的假睫毛,耳环大的摘下来都能当手镯了。

“你怎么救人的,那么慢,我差点被淹死了你知不知道。”小太妹刚上岸,就开始指责我。

我不爽了,回应说:“这我还真不知道,不然就再慢点了。”

“你什么意思,不想活了是不是,知道我干爹是谁吗?”小太妹瞪着眼威胁我。

旁边的大胸妹看不下去了,站出来说:“小妹妹,他刚刚救了你……”

小太妹看向大胸妹,第一眼注意到她的饱满,眼中充满了嫉妒,打断道:“你闭嘴,谁小啊,你大又有什么了不起的,不知道填了多少硅胶。”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那个哥哥好心把你从海里救回来,这个姐姐也没得罪你,说话有必要这么冲吗。”短发学生妹的情绪恢复了不少,忿忿不平的说道。

小太妹扫了一眼学生妹的校服,挑眉道:“力斯顿高中?你高几?”

学生妹有点害怕了,缩了缩脑袋道:“开学高三了。”

“也就是高二喽,你们年级的老大,见到我连大气都不敢喘,你哪来的胆子跟我唱反调?”

小太妹走过来,啪的一巴掌甩在学生妹脸上,冷声道:“这巴掌让你涨涨记性!”

学生妹捂着脸,眼睛里噙满了泪水,看起来非常的委屈。

大胸妹过去推开小太妹,“你凭什么打人。”

小太妹蛮横道:“打她怎么了,别惹我,不然连你一起打。”

“你要打谁啊,小妹妹,你再这样说话,我就不管你了!”大胸妹气的花枝乱颤。

“还说我小!”

小太妹急眼了,我看了一下,她胸前平平的,我想她应该对“小”很敏感,所以气的不轻,抬手就要打人。

我就站在她后面,看她有打人的意思,就直接抓住了她的手腕,说道:“妹妹,你太嚣张了吧,大家刚刚捡回一条命,都好好的不行吗,你瞎折腾什么。”

小太妹回头冷冷的瞪着我,愤怒道:“放手,不然我叫干爹杀你全家!”

我顿时不乐意了,用力一拉,她就被我拽倒了。

紧接着我走过去,想给她点颜色看看,不过大胸妹却拦住我,看向小太妹淡淡的说道:“你走吧,我们不欢迎你。”

小太妹愤怒的看了我几眼,起身就走进了沙滩后面的树林。

“刚才谢谢你。”小太妹走后,大胸妹望着我说。

这会儿我能感觉出来,她对我的看法明显有所改观,最起码不讨厌我了。

我兴奋不已,刚要跟大胸妹聊聊天,可这时,忽然有三个人从北边走了过来……

这三个人里,有一个男人,两个女人。

男人身材不高,一米六五左右。

他看上去四十多岁了,身上穿着军绿色的马甲,没有什么太突出的地方。

不过那两个女人就不同了,个顶个的漂亮,一眼看过去,我眼睛都直了。

先说左边的高挑美女,穿着白色的雪纺长裙,尽管遭难过后有点颓废,但是高贵的气质还是有的,依旧美得动人心魄。

至于右边的美女,她的样貌并不比高挑美女差。

但是穿着打扮妖里妖气,红色的低胸装露出大半个雪白,我太喜欢这个类型。

可是不得不说,她特别的诱人。

我看她从那边走过来,丰满的臀部扭来扭去,脑子里就情不自禁的想入非非。

“张船长,你没事啊,太好了。”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大胸妹看清楚走过来的三个人,欣喜的说道。

那个四十多岁的男人耷拉着脸,情绪不高,只是点点头。

我看向那个男人,他就是大胸妹口中的张船长。

大胸妹见他黑着脸,就问:“怎么了张船长,我们好不容易活下来,应该高兴才对。”

张船长叹了一口气说:“你想简单了,我们遇到大麻烦了。”

“刚才我在周围走了一圈,这座岛上没有丝毫人类活动的迹象,四周就是茫茫大海,我们被困在这里出不去,没有食物没有水,会死人的!”张船长说着说着,就急得咬牙切齿。

我也沮丧不已,我还看到旁边的学生妹眼圈一红,泪水在里面打转。

被困荒岛,这对谁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打击,不过当我的目光落到大胸妹身上时,发现她并没有多恐慌,反而安慰说:“大家别着急,这里有海有树林,我们饿不死也渴不死,安心等待救援就好,现在科技那么发达,他们很快就会找到这里的。”

大胸妹的话起到了作用,我看到大家的脸色好看了一点。

我们要活着,就必须坚强,挺住!

很快,大家都冷静下来,对活下去充满了渴望。

我们里有四个女人,两个男人。

我块头比张船长大,但是他比我更有威望,所以大家都听他的。

我们都在海上飘了好久,现在非常缺水,所以接下来首先要解决的,就是水源。

张船长提议,把海水煮沸腾,弄蒸馏水喝,这是目前唯一获取淡水的办法。

打定主意,我们决定先去树林,这里也太热了。

不过在这之前,我把海边的救生艇翻了过来。

在里面的工具箱里,我找到了一片铁皮,还有一把锋利的匕首,其他的都是一些螺丝帽,螺丝刀,还有修理救生艇的小零件。

这些东西都没用,我就没拿。

随即我们走进树林,这里杂草横生,那种生长在热带的小虫随处可见。

我们费了一番功夫,才弄出了一个五十多平方的空地。

我擦擦额头上的汗说道:“我这里有一个铁皮,可以做成容器,现在就差火源了。”

“嗯,好,你留下来做,我们可以钻木取火,我去弄木柴。”

张船长说道:“你们谁跟我一起?”

高挑美女和那个很妖娆的美女纷纷举手,两个人都要去。

大胸妹看了我一眼,神色中充满了警惕,然后说:“我也去。”

“米兰,你跟我们一起去吧。”大胸妹望向旁边的学生妹。

学生妹就是米兰,她摇摇头说:“馨予姐,你们人够多的了,我留下来陪东哥吧。”

说着,米兰的眼睛朝我看过来,笑道:“东哥,我能留下来帮你吗?”

我笑了笑道:“当然。”

米兰脸上露出欣喜的笑容,拒绝了大胸妹。

大胸妹不甘心,拉着米兰的手走远一点,然后跟她嘀嘀咕咕的说话。

我没听清大胸妹在说什么,但是我能猜到,肯定是让米兰提防我。

因为之前我总是盯着她看,应该被她打上了色狼的标签。

我果然没猜错,大胸妹就是不看好我,临走前还对我说:“刘东,你最好规矩点,别做什么出格的事,我们很快就回来。”

她这样看我,我能怎么办?我也很无奈啊。

听过大胸妹的悄悄话后,米兰对我也没有什么好看法了。

虽然她没有跟张船长一起去弄木柴,但也坐的远远的,不跟我说话。

我暗自苦笑,也没好说什么,低下头做自己的活儿。

铁皮很薄,可塑性特别强,我先用匕首把它割成两半,然后弄成了两个直径二十多厘米的铁盆。

我是砸的,把中间砸凹下去,这样就没有缝隙了,不会漏水。

弄好容器后,我跟米兰在原地等了很久,也不见张船长他们回来。

又过了好长时间,太阳都下山了,树林有点昏暗,但依旧看不到他们的身影。

岛上的夜晚,非常的冷,我和米兰都穿着夏天的衣服,自然不好受。

我冻的鸡皮疙瘩都出来了,米兰则蜷缩着身体,不停的发抖。

“我们去找他们吧,走走路还能暖和点。”我提议,

米兰有点犹豫,但最终点点头。

树林的杂草真的很茂盛,他们走过的地方都会留下痕迹。

我跟米兰一起,沿着他们走的方向,一直往前走。

大约走了一个多小时,我忽然看到一片椰子树,借着月光我能清楚的发现,上面结满了椰子。

我顿时欣喜若狂,米兰也高兴的两眼放光。

地上掉了好多椰子,我没多想走过去就要捡,米兰跟我后面。

可我刚弯下腰,就看到高挑美女和妖娆妹子,背靠背坐在椰子树斜对着的地方。

我过去后,竟然发现这两人的手被绑着,眼神里充满了绝望。

我瞬间意识到大事不好,焦急的问道:“谁绑的你们,王馨予和张船长呢?”

妖娆妹子看到我,顿时惊喜万分,紧接着哭腔说:“是你!快救救我们,张船长他就是个混蛋!”

我刚给他们松绑,就听到西南方向传来大胸妹哭喊的声音。

我担心大胸妹,没来得及多想,就快速跑过去。

随即我看到,张船长趴.在大胸妹身上,想要对大胸妹做那事。

不过大胸妹拼了命的挣扎,张船长的块头又小,所以还没有成功。

但是大胸妹快没力气了,眼看着张船长的头,都要埋进大胸妹衣服里了……

看到这一幕,我顿时气坏了,心里陡然涌出一股怒火。

随即我三步并两步走上前,一把抓住张船长的衣服,他回过头,我就一拳砸他脸上,愤怒道:“畜生!”

张船长没有准备,这拳直接把他砸的人仰马翻的。

紧接着我把大胸妹拉起来,关切的问道:“你没事吧?”

大胸妹眼睛里闪烁着泪花,拢了拢自己的制度,摇摇头说:“没事。”

我来的比较及时,但是大胸妹身上还是被张船长弄出了几道红印,脖子上还有血丝。

可比起外伤,大胸妹受到的心灵创伤更严重,这会儿两只眼睛里充满了恐慌。

我能看出来,她现在非常的害怕,没有之前的神采了。

“亏大家这么信任你,没想到你居然能干出这种事!”

我怒不可遏,揪着张船长的衣领,又给了他一拳。

张船长阴沉着脸说:“小子,不要多管闲事!”

“这个闲事我今天管定了!”

我上去一脚踹在张船长的小腹,噔噔噔他瞬间后退好几步,然后一屁股坐在地上。

在学校的时候,我经常打篮球,肌肉没有多明显,但也是有的,身材瘦小的张船长,根本不是我的对手。

我刚把张船长踹倒,米兰、妖娆妹子、还有高挑美女就出现了。

“小帅哥,打的好,这种人渣,就该好好收拾!”妖娆妹子兴奋的喊道。

高挑美女没有说话,但我发现她一双有神的眼睛一直盯着我看。

米兰走过来站在大胸妹旁边,安慰大胸妹,她们两个的关系应该是最好的。

张船长见大家都来了,就想跑,不过我发现了,妖娆妹子也看到了,喊道:“小帅哥,快,别让他跑了。”

不用妖娆妹子说,我也不会放过张船长,大步走过去,直接把他拉回来,紧接着碰的一拳轰在他的面部。

张船长被我打的直不起腰,我以为吃定了他,可谁知道,他突然拿出一把手枪,遥指我的脑袋,厉声道:“滚开!”

我得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每一根神经都紧张了起来,咽一口唾沫说道:“张船长,别冲动,有话好说。”

碰到这种情况,我只能认怂,因为他只要动动手指,我的脑袋就会开花。

旁边的几个女人全都被吓得花容失色,全都不敢说话。

张船长慢慢直起腰,举着手枪冲我大吼道:“我让你滚,立刻马上,给我滚,越远越好!”

我没有走,而是说:“这个岛上就我们几个人,想要活下去很不容易,你看这样,把我留下来吧,大家互相帮助,争取都能获救,你说怎么样?”

对方手里拿着枪,我斗不过,确实想过一走了之。

可我看到身边四个楚楚可怜的女人,我的想法立马松动了。

我不能走,我要救他们,这是我现在唯一想做的。

不过张船长不给我机会,见我没有走,眼中就闪过一抹凌厉的神色,有点疯癫的笑道:“好,你不走,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说着,他就把手枪的保险拉上,脸上露出促狭的笑容。

我大脑一片空白,这一刻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我想跑,可是两条腿都被吓软了,根本动不了。

你们可能无法理解我现在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怎么形容呢,就像恐高的人站在珠穆朗玛峰的顶端,那是一种来自内心深处的颤栗。

我只是一个正常人,面对死亡,我不可能做到平静。

我额头上渗出一层冷汗,心脏扑腾扑腾的狂跳,似乎下一次跳动,它就会从心房跳出来。

“不用怕,枪是假的。”

就在我无比惧怕的时候,耳边忽然传来一道轻柔的声音。

我看过去,这话是高挑美女说的,她现在很淡定。

难道真是假枪?

我顿时打了一个激灵,心中的恐慌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特么的,一个假枪就把我吓成这样。

我心里又羞又怒,当下冲过去,一拳把张船长砸到,枪都不知道掉到什么地方去了。

随即我压在他身上,疯狂的挥动拳头,砰砰砰不停的砸他的脑袋,打的他脸上都是血。

失去了手枪的张船长,就像没牙的老虎,我打他跟玩似得,没过多久他就不动了。

我站起身,又狠狠地踢了他一脚,一边喘粗气一边咒骂道:“畜生!”

米兰看张船长一动不动,就恐慌的说:“他该不会死了吧?”

妖娆妹子接着说道:“死了也是他活该,小帅哥,不错嘛,你挺猛的。”

说着,妖娆妹子走过来挽住我的胳膊,身体主动贴着我。

她穿着特别暴露,这么近的距离,我低下头甚至都能看到把不该看的,忍不住咽一口唾沫。

更让我受不了的是,她还故意在我身上蹭.来蹭.去,软绵绵的温热弄的我心里痒痒的。

但我很快便回过神来,刚才米兰的话让我有点后怕,我怕自己真的打死人。

于是我走上前,翻开张船长的身体,结果吓得的迅速后退。

因为我看到一条花白相间的蛇,大约有拇指那么粗,张船长的脖子上已经有一排咬痕了。

“环形海蛇……不好,这种蛇有剧毒,大家快跑。”

高挑妹子喊道,美丽动人的脸蛋都变了,其他女人也是,很明显非常的害怕。

我也吓得不轻,不再理会张船长,带领四个女人离开了这里。

现在是晚上,毒蛇猛兽都是晚上出来活动,所以我没有带她们回下午弄好的空地,而是往前走,来到海边的沙滩,相对来说这里应该比较安全。

沙滩不远处就有椰子树,我让四个女人在沙滩休息,我自己则去捡了五个椰子回来。

从救生艇里找到的匕首,我一直随身携带,现在我用它把椰子处理一下,然后分给女人们喝,最后我自己才喝上。

刚开始我们对这里一无所知,苏醒的海边周围,也没有椰子树,还以为整个岛上都没有呢。

刚解决饥渴问题,高挑美女就提议:“我觉得我们有必要生一堆火,不仅可以暖和身体,还能预防野兽。”

她说的不错,我没有闲着,起身去弄柴火。

但是天黑之后,木柴上有露水,我们没有生火的设备,通过钻木取火根本弄不着。

折腾了一个多小时,还是没把火生起来,没办法我们只能暂时放弃。

晚上的海边太冷了,连吹来的风都刺疼着骨头。

我们没有火堆,也没有遮风的地方,寒冷程度可想而知。

她们四个女人冷的实在受不了,抱在一块互相取暖。

可我就不行了,一个人软弱在角落里,四周都是冰冷刺骨的寒风,冻的我一直打哆嗦。

这时,高挑美女忽然说:“刘东,过来一起取暖吧。”

发表